关于风雅宫
了解王建宏
业界交流
名家题词
视频影音
 

  王建宏,出生在祖国大西北甘肃省宁县的一个小小的村落里,三只土窑洞就是他的家。那时,村里还没通电,点着煤油灯,偶尔听着信号不是很清楚的收音机,哼着曲调,记着歌词,然后一遍遍唱着听到的歌曲,这便是他的童年……

  上小学时,学校的老师偶尔会用笛子吹一些革命歌曲,那笛声就像一股股清澈的溪流,静静地流入他的心田。然而,由于没能近距离接触这讨人喜欢的笛子,所以那时的他还是更喜欢唱歌。在班里,有着很强音乐天赋的他学歌非常快,一般的旋律两三遍就能记住。一次偶然的机会,老师发现小小的他竟然会唱那么多歌曲,于是推选他当了学校的小音乐老师!在后来的日子里,王建宏就承担起教同学们唱歌的光荣任务,他把歌词抄写在黑板上,让同学们看着歌词跟着他一句一句的学唱……

  王建宏的初中生活是在镇上度过的。镇上的学校有电,有广播,这使得他能更多的接触到音乐。巧的是学校有个体育老师也喜欢吹笛子,晚饭后经常在办公室吹。他美妙的笛声迷住了这个本来就非常喜爱音乐的少年,经常偷偷地站在他的后窗下面听,并深深地陷入笛子的精彩世界中不可自拔。一天,学校来了一个卖笛子的南方人,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王建宏用他口袋里仅有的两块五毛钱买了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支笛子。终于可以吹笛子了!他欣喜若狂。

  这以后,笛子便成了王建宏最要好的小伙伴,高兴时吹,悲伤时也吹,晚上吹,周末吹……为了把笛子练好,他几乎拜访了当地所有吹鼓手乐队和剧团里担任笛子演奏的老师。慢慢地,只要他会唱的曲子他就能用笛子吹出来了,但他并不仅仅满足于此。他利用初中所学的乐理知识,逐渐尝试把听来的旋律记成曲谱。那时,他听记的曲谱足有一寸厚……

  在王建宏的童年记忆中,没有游戏机,没有动画片,陪伴他长大的是那一笛清音……

  要参加高考了,第一年王建宏把声乐作为主科,落榜了,第二年又尝试用笛子一搏,还是没有被录取,家境贫寒的王建宏只能选择先出来打工,然后去西北师大上自考。在那段打工的日子里,王建宏结识了西北民族大学的邢万里老师,这才了解到原来笛子有那么多高深的理论和丰富的演奏技法。那段经历让他觉得还是割舍不下笛缘,决定回家苦练,再次赴考。第三年,王建宏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如愿以偿的考取了西北师大敦煌艺术学院。虽然学院里没有笛子老师,但是酷爱竹笛的他自己找到了敦煌艺术剧院的刘怀琪老师,刘怀琪老师为他的演奏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到了大学二年级,王建宏决定在笛子上再多接触一些演奏风格,于是想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一个炎热的暑假,王建宏独自一人来到古都西安,经朋友介绍,拜著名演奏家马迪为师。初次见面,马老师对远道而来的王建宏很关心,嘘寒问暖,这让他非常感动。王建宏跟马老师常常边聊边学,半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有时上完课到吃饭时间,马老师还留王建宏吃饭,马老师的炸酱面让王建宏至今还经常回味……后来,在几次交谈中,马迪老师得知王建宏家处贫困地区,经济状况不好,他就托人找最便宜的住处。有一次,一位台湾笛子爱好者跟他学笛子,当时恰逢五一,王建宏也去西安找马老师学笛。到了马老师家,马老师告诉王建宏,他已经和那个台湾的学生说好了,让王建宏免费住在他的房间里。几天后,王建宏正要从宾馆收拾行李回兰州,电话响了,是马老师打来的。

  “建宏,你是几点钟的火车?”

  “晚上8点”。王建宏答。

  “还有两个多小时,这次你的状态不是很好,你现在到我家里来,我再给你说说,我家离火车站很近,上完课你再去火车站,来得及,否则你走了我不放心,不收你学费……”。

  再到后来,马迪老师得知王建宏欠学校不少学费,来西安的费用大多是打工赚来,他说什么也不要学费了,他说,你能来都很不容易了,以后在那边有什么问题就直接打电话给我,你在电话那边吹,我在这边给你说,你一定要有问题问我,才证明你在进步……

   马迪老师教学很少讲深奥的理论,非常注重学生对好的音色和音准的辨别,他认为,给学生一双辨别好的音准音色的耳朵才是最重要的,耳朵可以指挥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完成对音乐的表现。他还注重培养学生吹笛子的“状态”,尤其是气息状态……这些都让王建宏受益终生。

  王建宏毕业了,在马迪老师的鼓励下,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夙愿,在西北师大敦煌艺术学院成功举办了个人笛子独奏音乐会。

  扛着一大编织袋笛子书籍和笛子的CD、磁带,这是他全部的家当,当然,还有心里沉甸甸的梦想, 王建宏来到了杭州,在萧山长沙中心小学做了一名音乐老师。一年后辞职。
  “我儿时就梦想成为一名歌星,但由于条件有限,考学没有成功。后又拿起从小酷爱的笛子考学两年,终于走进了梦想的大学,在大学里每天都梦想着自己能成为专业的演奏家,演奏自己创作的曲子陶醉自己感染听众……然而,有很多事情不是我想得到就能得到的,我终于把眼睛从遥望高空转到注视脚下。我想,只要是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论做什么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新天地……”王建宏这样描述当时辞职打算做笛子的原因。

  告别了那些可爱的孩子,带着学校领导和同事们的惋惜和勉励,瞒着家人和朋友,王建宏来到了空气清新,景色秀丽,漫山遍野都长满竹子的杭州余杭中泰铜岭桥村,他想,这次是真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了……

  刚刚辞去了工作,王建宏住在师兄王小刚的笛子厂里跟他学校音和修孔技术,期间在网上下载了笛艺大师赵松庭编著的《笛艺春秋》,熟读里面关于笛箫制作的章节。师兄还帮王建宏介绍了几家笛子厂,由王建宏去给他们校音。七八月份的杭州,犹如大火炉,早上6点半王建宏就起床乘公交车去铜岭桥,开始了一天的校音工作。那里的农民家里没有空调,风扇又不能开得太大,不然会对吹笛子的音准产生影响,在如蒸笼一般的房间内,王建宏一坐就是一整天,任凭汗水湿透衣衫……然而每每坐在黄昏回家的公交车上,王建宏感到既疲惫又开心,因为一整天都在吹着笛子,一整天都在和成堆的笛子为伴。更重要的是,他的辛苦,他的疲惫让一支支原本有问题的笛子能奏出更加美妙的乐章,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在心中涌动……
  一年多一边校音一边学习,王建宏熟练地掌握了笛箫制作的一些基本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马迪老师鼓励他说:先解决温饱,笛子演奏这条路需要的因素太多了,你还是蹲下来做笛子吧,这个行业目前还没有一个大学音乐本科生做,你要好好做,也一样能做出一番事业,至少可以解决当前的经济问题……马老师务实的话语让他不再茫然。

  2005年5月他创立了“杭州风雅笛箫坊”,教学、校音,偶尔演出,赚来的钱一点点再投入到笛箫制作中去。同年7月,他参加了由上海笛文化研究所主办的首届“听雨杯”中国竹笛邀请赛,荣获了金奖。
     他说,他要感谢铜岭桥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他们没有因为他是外地人而对他另眼相看,反而给了他很多支持与帮助。起初,他都是挑选那几个厂家制作的半成品来进行进一步的加工制作,做成后首先就交给马老师鉴定,马老师再将一些问题一一写出来打包寄回给他,就这样,一点点摸索,一点点成长……由于缺少资金,所以那时他在与他合作的铜岭桥笛厂几乎每家都有欠债,但是那些淳朴的父老乡亲从没有为此向王建宏催讨欠款,这让这位耿直的北方小伙每次见到他们都很不好意思。现在,王建宏走在铜岭桥村的路上,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他和每个人都会亲切地打招呼,而他们也都会热情地回应,在王建宏的心中,这里就是他的第二故乡……

  05年建厂,2007年,为感谢恩师,于同年11月和师兄王小刚一起为恩师马迪先生举办了首场场个人竹笛独奏音乐会。

  2009年申请注册商标“风雅宫”,获得成功。同年,获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办法的笛箫制作“新秀奖”。

  2009年,王建宏有幸拜著名笛箫制作大师周林生为师,继续深造笛箫的制作。周老师教给王建宏应对天然材料尺寸不够精确状况下,用线板划线的办法,掌握这种划线办法需要一定的实践,经验加上划线时的分寸掌握,为后期笛箫校音节省了很多时间,周老师每隔一段时间会来王建宏这里看看,王建宏就会拿出一些自己的作品,有的是自己认为不错的,有的是自己觉得有问题的,周老师都会很细心地面对每一支笛子一一解答,这让王建宏受益匪浅!

  通过几年的实践,他认识到,看似简单的中国笛箫却还有着很多值得他去钻研和解决的问题,比如天然不规则材料和音准问题的矛盾;接铜可以调节由于气温变化带来的音准改变但又会对音色、笛子的八度和材料构成损害,并且在北方比较其他不接铜笛箫更容易开裂;竹材的密度、湿度、管壁的厚度、内径的规则度等和音色音准的关系…等等,这些问题中首当其冲的还是笛箫的音准问题,因为其受气温,演奏者气息、习惯等等音素的影响会有很大的不同,当今笛箫演奏的水平飞速发展,这对笛箫制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笛箫制作师要具备很好的气息功底和良好的听力才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由于笛箫音不准而迫使演奏者改变气流控制音准,从而避免养成不良的演奏习惯。

  除此之外,王建宏对笛子的几个指法提出自己的看法,笛子是传统乐器,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以前还仅仅是伴奏乐器,经笛艺大师冯子存带上独奏舞台至今,笛子乐曲已经丰富多彩,中国传统戏曲以五声音阶为主,4个7是偏音,没有特别严格的音准界定,所以就有平均孔笛,然而,如今大量的新作品问世,加上中国是个多民族国家,一支竹笛要具备转调方便,演奏丰富变化音,就一定要使得音准达到十二平均律的范围(笛子不是钢琴,所以音准只能是合理范围),这样以来,相对于传统笛子,第二孔和第六孔都要上移(往吹孔方向)方可达到音准,问题来了,首先,第二、第三孔太近食指中指按孔受限,尤其是小笛子;第二,全开中音升4准了,按四五孔的中音4就会偏高,高八度4按二三四五孔也偏高。为解决这两个问题,第一,可采取二孔放大,比别的孔要略大知道音准但不至于手指按上去漏气;第二,中音4的指法改为按一二四五孔,或者有些笛子按一三四五孔,升4按一二三五孔(这个指法我最早是看著名笛艺大师俞逊发的《妆台秋思》视频得来,后来又听著名笛子演奏家李镇先生讲课时提到,著名笛子演奏家唐俊乔女士也推崇这个指法。

  “其实,笛子制作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目前我最头疼的就是在北方笛子容易开裂的问题,还有笛子音色的问题(也就是声音阻尼的问题)等等,要解决这些问题我还要好好学习,刻苦钻研,我始终很感激我的恩师著名笛子演奏家马迪老师和著名笛箫制作大师周林生老师,如果说马老师把我带进了笛子演奏的大门,那么周老师就是我笛箫制作道路上的一盏灯,我会用尽全力,刻苦学习,好好提高自己,争取有所突破……”这几年,王建宏这个名字在笛界已经广为人知,他的笛箫已经名气不小了,但是他还一直将自己放在一个学习者的位置,我们期待年轻的他在将来给我们带来惊喜,为中国笛箫的制作业增添新的色彩!